彩民心水论坛|淘码心水论坛
成功案例>正文

【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8-05-15

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4)穗番法刑初字第958號

公訴機關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曾某。因本案于2014年2月18日被羈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3月27日被逮捕。現押于廣州市番禺區看守所。

辯護人盧愿光、鄧秋平,廣東天穗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陳某。因本案于2014年2月18日被羈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3月27日被逮捕。現押于廣州市番禺區看守所。

辯護人謝思維,是廣東沁森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黃某甲。因本案于2014年2月18日被羈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3月27日被逮捕。現押于廣州市番禺區看守所。

辯護人區朝光、陳達南,是廣東珠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黃某乙。因本案于2014年2月17日被羈押,次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3月27日被逮捕。現押于廣州市番禺區看守所。

辯護人馮建雄,是湖南言順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檢察院以番檢公刑訴(2014)928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曾某、陳某、黃某甲、黃某乙犯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于2014年6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訴。并適用簡易程序審理,本院于2014年7月9日決定適用普通程序進行審理。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葉繼英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曾某及其辯護人盧愿光、鄧秋平,被告人陳某及其辯護人謝思維,被告人黃某甲及其辯護人區朝光、陳達南,被告人黃某乙及其辯護人馮建雄到庭參加了訴訟。并經延期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曾某、陳某、黃某甲密謀以無線電設備私自發送公司業務推廣短信后,租來了一套“偽基站”和小汽車一輛,指派被告人黃某乙駕駛租來的小汽車攜帶“偽基站”設備到本區大石街、市橋街一帶,非法占用中國移動通信公司使用的頻率,向移動用戶發送其公司業務短信。2014年2月17日,被告人黃某乙在本區大石街大石家私城c座門口非法發送短信時被當場抓獲。2014年2月18日,公安人員到本區廣州廣信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將被告人曾某、陳某、黃某甲抓獲歸案。破案后,繳獲偽基站設備一套。經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廣東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統計,該偽基站在番禺區大石街、市橋街等地共發送垃圾短信41334條,造成41334個以上手機用戶通信中斷不滿一個小時。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曾某、陳某、黃某甲、黃某乙非法占用公用電信頻率發送個人信息,破壞公用電信設施,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二十四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的規定,可以從輕處罰。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曾某承認控罪。

辯護人的辯護意見:1、由于曾某對公司他人群發信息行為,主觀上是想發展公司業務,卻對群發行為是否會發生社會危害性存在疏忽大意的過失,并沒有預見到其危害性,更沒有積極追求危害結果的心態,不具有直接故意或間接故意的特征,依法不構成“故意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反而構成“過失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更為妥當。2、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在主觀故意方面表現為:出于自身利益考慮,故意破壞互聯互通,其犯罪的動機在于以破壞為目的。在行為上表現為:采用截斷通信線路、損毀通信設備或者刪除、修改、增加電信網計算機信息系統中存儲、處理或者傳輸的數據和應用程序等手段,故意破壞正在使用的公用電信設施。本案中,各被告人主觀上并沒有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的目的和動機,其主觀目的是推廣公司業務,其沒有危害公共安全的主觀故意。3、曾某等人的行為并不具有該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這么大的社會危害性、重罪責任,追究過重,于情、于理、于法均不符合,也違背《刑法》中“罪、責、刑”相適應的原則。綜上所述,曾某等人不具有故意破壞公用電信設施“主觀犯罪故意”,其行為的危害性小,不足使公共安全受到重大危害性,由于行為上有過失性,應定性為過失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曾某到案過程符合“自首”構成條件,2014年2月17日大石派出所的民警控制了黃某乙,在派出所內黃某乙打電話給黃某甲,說派出所對這類行為是治安處罰,還是刑事立案拿不定主意,讓他們也過來說明情況;曾某等人知情后,第二日上午9時許,大家在公司匯合,持有關《營業執照》,正準備一起出發去大石派出所說明情況,接受調查。當正準備前往派出所時,被民警趕到控制,口頭傳喚回所調查,這種先有傳喚、后作拘留的歸案過程,符合主動到案的自首情況;曾某等人到案后如實供述,認識到行為的違法性,接受司法機關處理。完全符合《刑法》關于“自首”的條件。請求法院認定曾某自首,并對曾某從輕、減輕處罰。曾某是初犯、沒有前科、認罪態度好,其是家庭經濟支柱、家中有高齡母親,可以酌情從輕處罰。

被告人陳某承認控罪。

辯護人的辯護意見:1、公訴機關的定性有誤,應該認定為過失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本案中,被告人陳某在公司的職位是業務經理,為了更好推廣公司的業務,從手機收到的信息中得知有該種設備可以群發短信,通過試用后覺得不錯,就建議公司使用,所以他的主觀上并非故意。2、被告人陳某具有法定從輕、減輕和酌定從輕、減輕處罰的情節。第一、陳某當時明知道黃某乙被抓后,沒有逃跑,主動在現場等待,在抓捕時也沒有反抗,到案后如實供述,應該認定為自首,可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第二、被告人陳某的主觀惡性較小,他的目的只是推廣公司的業務,建議租用設備,并非以詐騙信息獲利。第三、被告人陳某作為業務經理只是建議公司租用設備,但是否租用,租用多少,陳某是無法決定的,短信不是陳某編輯的,群發信息也不是他做的,所以他的作用是比較低的,整個案件的社會危害性也是比較小。被告人陳某歸案后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認罪態度好,以前沒有犯罪記錄。希望法院可以體現懲罰與教育相結合的原則,對被告人陳某從輕處罰,并對其適用緩刑。

被告人黃某甲承認控罪。

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黃某甲犯罪的罪名沒有異議,但辯護人認為黃某甲有法定從輕、減輕和酌定從輕處罰的情節。1、黃某甲作為公司的員工,受公司老板曾某的指使,應當認定為從犯。首先犯意不是黃某甲提出的,設備的租金是公司出的,實施群發也不是黃某甲,黃某甲只是起了輔助的作用,他的職位只是財務經理,而且黃某甲1、2月份的工資均沒有收到,也就是說案發時,黃某甲是沒有拿到報酬的,黃某甲沒有獲得任何好處,應該認定黃某甲為從犯。2、黃某甲構成的應該是過失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3、關于本案是否存在嚴重后果的問題,本案沒有相應的權威機構對后果進行認定,只是受害方自行申報的損失,受害方不能出示投訴的材料,所以嚴重后果是值得商榷的。4、被告人黃某甲應該認定為自首,被告人一致供述了當時準備去公安機關說明情況,他們并沒有在案發后外逃的意思,應該作出對被告人有利的認定,認定為自首。5、被告人黃某甲自愿認罪,是初犯,沒有犯罪前科。綜上所述,建議法庭對被告人從輕處罰,處以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

被告人黃某乙承認控罪。

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被告人黃某乙不構成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第一、黃某乙并沒有主觀故意破壞公用電信設施,黃某乙只有初中文化,之前從來沒有從事廣告業務,不知道用偽基站發送信息時會對手機用戶造成干擾。第二、手機并不是公用電信設施,即使黃某乙未經授權使用了移動的頻率,如果要定罪的話,應該定為擾亂無線電設施罪,而不是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第三、在今年3月14日出臺相關使用銷售偽基站的意見是在被告人實施犯罪以后出來的。第四、被告人黃某乙是從犯,應當從輕處罰。黃某乙只是和廣州廣信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口頭約定3000元工資,而且還沒有實際拿到手,他被抓的時間是2月17日,從他入職到被抓只有短短幾天,犯意的提起不是黃某乙,租用偽基站設備和租車的經濟來源是曾某,黃某乙身為司機,他在本案中是受人指派完成指定任務,在本案中是起輔助作用,應該認定為從犯,依法對其從輕處罰。第五、關于中斷移動用戶數量問題,對移動公司出具的數據作為定案依據有異議。第六、黃某乙的認罪態度好,也交代了同案犯的作案經過。第七、黃某乙的文化程度低,法制觀念比較淡薄,家庭十分困難,有兩個小孩需要撫養,而且他母親的身體長期不好。綜上所述,懇請法院結合本案的實際情況,本著教育與挽救的原則,對被告人黃某乙判處緩刑,給予被告人黃某乙一個改過的機會。

辯護人提供了村委會出具的證明,懇請法庭根據黃某乙之前的表現從輕處理。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曾某、陳某、黃某甲密謀以無線電設備私自發送公司業務推廣短信后,租來了一套“偽基站”和小汽車一輛,指派被告人黃某乙駕駛租來的小汽車攜帶“偽基站”設備到本區大石街、市橋街一帶,非法占用中國移動通信公司使用的頻率,向移動用戶發送其公司業務短信。

2014年2月17日,被告人黃某乙在本區大石街大石家私城c座門口非法發送短信時被當場抓獲。2014年2月18日,公安人員到本區廣州廣信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將被告人曾某、陳某、黃某甲抓獲歸案。

破案后,繳獲偽基站設備一套。經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廣東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統計,該偽基站在番禺區大石街、市橋街等地共發送垃圾短信41334條,造成41334個以上手機用戶通信中斷不滿一個小時。

上述事實,被告人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且有被害單位人員許某某的陳述,被告人曾某、陳某、黃某甲、黃某乙的供述,神州公司的租車合同,繳獲的物證材料,移動公司的證明,電腦截圖,番禺區科技和信息化局對繳獲的偽基站鑒定結果,電子物證檢查筆錄,現場勘查筆錄,照片材料,破案經過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對于辯護人提出被告人的行為構成過失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的意見。經查,被告人是經過合謀后分工實施群發短信行為的,具有明顯的主觀故意,至于其是否清楚危害結果并不影響罪名的構成,辯護人提出的過失沒有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另外,辯護人提出被告人當天早上準備前去投案,但未出發即被抓獲,被告人的行為符合自首的構成要件。經查,本案三被告人均供述是在公司商量黃某乙被抓一事,并無提及前往派出所投案,辯護人的意見無證據支持。況且抓獲經過證實公安人員是在上午11點根據掌握的事實前往抓捕被告人的,而整個上午被告人也未前往派出所投案,故此辯護人的意見與本案證據不符,本院不予采納。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門的文件認定使用偽基站的行為以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追究刑事責任,是對構成該罪行為的細化,本院依法適用并無不當。鑒于被告人陳某、黃某甲、黃某乙是受雇打工、聽從曾某的指使實施上述犯罪行為,并非該行為的直接受益者,所起作用相對次要,可視為從犯,可以減輕處罰。辯護人的該點意見本院予以采納。辯護人提出是初犯、沒有犯罪前科等其他意見基本符合本案事實,本院予以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人曾某、陳某、黃某甲、黃某乙非法占用公用電信頻率發送個人信息,破壞公用電信設施,其行為已構成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依法應當對其適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予以處罰。鑒于被告人曾某、陳某、黃某甲、黃某乙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陳某、黃某甲、黃某乙在共同犯罪中起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減輕處罰。本院根據前述法定刑幅度、法定的量刑情節、酌定的量刑情節,并綜合考慮被告人作案的具體事實,認罪態度等因素決定對被告人陳某、黃某甲、黃某乙減輕處罰并適用緩刑。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第二十七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曾某犯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4年2月18日起至2017年2月17日止)。

二、被告人陳某犯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四年(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三、被告人黃某甲犯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四、被告人黃某乙犯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五、繳獲作案工具偽基站等物品,予以沒收上繳國庫(上述物品現存于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區分局)。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本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張志文

人民陪審員  周建軍

人民陪審員  郭洋鋪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書 記 員  黃秋霞

                                                                                                                                                                                                                           吳靜鏵

彩民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