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民心水论坛|淘码心水论坛
成功案例>正文

【集資詐騙罪】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8-05-15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6)粵01刑終1149號

原公訴機關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陳亮,出生地四川省遂寧市,戶籍地四川省遂寧市安居區。因本案于2015年3月12日被羈押,同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4日被逮捕。現被押于廣州市越秀區看守所。

辯護人鄧秋平、盧愿光,廣東天穗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蔡金龍,出生地河北省滄州市,戶籍地河北省滄州市吳橋縣。因本案于2015年1月15日被羈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現被押于廣州市越秀區看守所。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審理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陳亮、蔡金龍犯詐騙罪一案,于2016年5月12日作出(2015)穗越法刑初字第1542號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陳亮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過閱卷、訊問原審被告人、聽取辯護人意見,認為本案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決認定:

2011年6月開始,被告人陳亮、蔡金龍伙同同案人汪秋萍在廣州市越秀區中山五路33號的牛橋泰菜餐館、天河區南二路的伯頓西餐廳等地,假借凱雷某(上海)股權投資基金企業(有限合伙)的名義,虛構公司的業績、實力以及可以投資認購股權等事實,并以舉辦宣講會、設宴請客等形式向社會公眾宣傳,以高額回報、配送原始股等好處承諾吸引公眾投資入股,并以獎金提成等方式鼓勵投資者向其親友介紹該計劃,從而騙得被害人張某甲、楊某、蘇某乙等11人共計91.49萬元。蔡金龍于2015年1月15日被抓獲歸案,陳亮于同年3月12日被抓獲歸案。蔡金龍歸案后向被害人王某丙退賠贓款3.5萬元,向被害人樊某退賠贓款3.5萬元,并取得被害人的諒解。

原判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書證、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和被告人供述等。

原判決認為,被告人陳亮、蔡金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騙取社會不特定多名被害人的投資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均構成集資詐騙罪。在共同犯罪中,蔡金龍起次要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蔡金龍已賠償部分被害人的經濟損失并取得諒解,決定對蔡金龍減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四條、第五十三條之規定,判決:一、被告人陳亮犯集資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二十萬元。二、被告人蔡金龍犯集資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三萬元。三、追繳被告人陳亮、蔡金龍的違法所得844900元發還本案被害人(其中張某甲101000元、簡某7000元、梁某5000元、張某乙31900元、鐘某丙28000元、楊某70000元、蘇某乙574000元、岳某7000元、白某21000元)。

宣判后,上訴人陳亮及辯護人提出如下意見:1、原審認定陳亮構成集資詐騙罪錯誤,陳亮客觀上沒有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的目的,陳亮的行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2、凱雷某基金項目是同案人蔡金龍介紹,該項目并非由陳亮策劃,陳亮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3、原審認定被害人蘇某乙的損失為57.4萬元證據不足。4、陳亮只成功介紹汪某投資了7000元,沒有獲得非法利益,且家庭情況艱難,可酌情從輕處罰。請求二審改判。

經審理查明:

2011年6月至8月間,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伙同同案人汪某在明知無法保證還本并支付高額利潤的情況下,假借美國凱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凱雷某(上海)股權投資基金企業的名義,虛構公司的業績、實力以及可以投資認購股權等事實,以承諾獲得高額利潤回報、配送原始股為誘餌吸引被害人投資入股,并以獎金提成等方式鼓勵被害人向親友游說投資,多次共騙取被害人張某甲10.1萬元、簡某和梁某1.2萬元、張某乙3.19萬元、鐘某丙1.4萬元、楊某8.55萬元、蘇某乙57.4萬元、白某2.1萬元、王某丙3.5萬元、樊某3.5萬元,返還楊某3萬元、蘇某乙17.03萬元,造成上述被害人實際損失70.91萬元。

2015年1月15日,原審被告人蔡金龍被抓獲歸案。同年3月12日,上訴人陳亮被抓獲歸案。同年5月8日,蔡金龍的家屬退賠給被害人王某丙、樊某各3.5萬元,并取得兩名被害人的諒解。

上述事實有經原審法院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予以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1.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區分局出具的《受理報警登記表》、《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證實:本案被害人的報案情況及立案偵查情況。

2.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區分局、東莞市公安局南城分局出具的《到案經過》、《抓獲經過》,證實: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的歸案情況。

3.遂寧市公安局安居區分局、吳橋縣公安局提供的《戶籍證明》,證實: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的身份情況。

4.被害人張某甲、簡某、梁某、張某乙、楊某、樊某、王某丙、白某、鐘某丙、蘇某乙、岳某提供的報案書、群眾報案登記表、經濟犯罪案件報案表、銀行業務憑證等,證實:各被害人被騙的經過及損失的情況。其中,⑴2011年8月5日,張某甲取款101134.72元。⑵2011年8月11日,張某乙存了2.8萬元到戶名為“劉某”的賬戶。⑶楊某簽認,其賬戶在2011年8月4日轉出13萬元至陳亮尾數為3712的賬戶。⑷2011年8月17日,樊某、王某丙的賬戶分別轉賬3.5萬元至戶名為“楊某”的賬戶。⑸2011年7月1日,白某的賬戶轉賬2.1萬元至戶名為“陳亮”、尾數為3712的賬戶。⑹2011年6月26日,蘇某乙的賬戶轉賬22.4萬元至戶名為“陳亮”、尾數為8818的賬戶,7月2日轉賬5萬元、7月4日轉賬30萬元至戶名為“劉某”的賬戶。⑺岳某提供的銀行業務憑證是復印件,且賬號、金額等內容均是手寫。

5.被害人張某甲、簡某、張某乙、鐘某丙、楊某、白某提供的營業執照復印件、《美國凱雷投資集團介紹》、《凱雷CAP股權全球計劃》、《購買股票證書》、《凱雷某(上海)股權投資基金企業聲明》等,證實:涉案項目的情況以及各被害人投資入股的情況。其中,⑴《凱雷CAP股權全球計劃》顯示,客戶按照投資金額每天可獲得1%的高額利息,客戶成功發展新股東入股可獲得新股東投資額8%-20%的分紅,除此以外還有各種名目的獎金等。⑵《購買股票證書》顯示,張某甲5500股、簡某500股、梁某500股、鐘某丙500股、鐘某乙500股、楊某2500股、白某1500股。⑶張某甲簽認,上述文件是楊某提供給其的。楊某簽認,張某甲、梁某、簡某的《購買股票證書》是汪某幫忙打印出來的;聲明、營業執照復印件是陳亮給其的。上訴人陳亮簽認,營業執照復印件是徐某甲的女助理在上海交給其和蔡金龍的。

6.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東省分行運營中心、中國工商銀行廣東省分行提供的賬戶流水明細,證實: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名下銀行賬戶等涉案賬戶的資金進出情況。⑴戶名為“劉某”的賬戶在2011年7月2日收到戶名為“蘇某乙”、尾數為9115的賬戶轉入5萬元、7月4日收到30萬元;7月7日轉出650元至上述“蘇某乙”賬戶、7月28日轉出6500元、7月29日轉出6500元、8月2日轉出6500元、8月8日轉出6500元。⑵戶名為“楊某”的賬戶在2011年8月5日現存101134.72元,同日轉出2.05萬元至戶名為“陳亮”、尾數為8818的賬戶;8月17日收到戶名為“樊某”、“王某丙”的賬戶分別轉入的3.5萬元,次日轉出7萬元至戶名為“蔡金龍”、尾數為3318的賬戶。⑶戶名為“陳亮”、尾數為3712的賬戶在2011年7月1日收到2.1萬元、8月4日收到13萬元;8月5日轉出13萬元至戶名為“蘇某乙”、尾數為9115的賬戶。⑷戶名為“陳亮”、尾數為8818的賬戶在2011年6月26日收到戶名為“蘇某乙”、尾數為1110的賬戶轉入22.4萬元;8月5日收到戶名為“楊某”的賬戶轉入2.05萬元,同日轉出13650元至戶名為“蘇某乙”、尾數為9115的賬戶。⑸戶名為“蔡金龍”、尾數為3318的賬戶在2015年8月18日收到戶名為“楊某”的賬戶轉入7萬元。

7.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區分局調取的民航全省訂座離港/實際抵港旅客信息,證實: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在2011年7月8日從廣州出發至上海,同月11日從上海返回廣州。

8.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檔案館出具的檔案機讀材料,上海陸帆海事服務有限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證實:⑴凱雷某(上海)股權投資基金企業成立于2010年3月,是港、澳、臺投資有限合伙企業,經營范圍是股權投資,主要經營場所是上海市浦東新區民生路600號16幢801室。⑵復星凱雷(上海)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是臺港澳與境內合資的有限責任公司,經營范圍是受股權投資企業委托,從事投資管理及相關資訊服務業務,住所是上海市浦東新區民生路600號16幢804室。⑶上述兩企業、公司分別租賃上海市浦東新區民生路600號16幢801室和804室,用于企業籌備設立登記,但均未在該址辦公過。⑷2012年1月12日經計算機查詢后,未發現“美國凱雷股權投資基金公司上海代表處”的信息。

9.上海復星高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出具的《證明文件》,證實:⑴上海復星高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及合資子公司復星凱雷(上海)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資設立的凱雷某(上海)股權投資基金企業(有限合伙),經查無徐富春該名員工。⑵上海復星產業投資有限公司是上海復星高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于2010年與CarlyleSilkRoadInvestmentLimited合資成立復星凱雷(上海)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及共同出資設立凱雷某(上海)股權投資基金企業(有限合伙)。

10.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出具的《關于美國凱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公司等兩家公司相關證券業務資格有關問題的復函》,證實:美國凱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未獲得中國證監會核準,不得在中國境內公開發行股票;凱雷某(上海)股權投資基金企業未取得中國證監會頒發的證券經營業務許可證,不具有代理銷售境內外公司股票的資格。

11.被害人王某丙、樊某分別出具的《諒解書》,證實:2015年5月8日,原審被告人蔡金龍的家屬代其分別向被害人王某丙、樊某各退賠3.5萬元,并取得兩名被害人的諒解。

12.證人王某乙的證言,其陳述:陳亮原來是吳某公司的業務員,負責發展客戶投資。2011年5、6月,陳亮約其到花城賓館談項目,其一聽是投資回報性質的就拒絕了。

13.證人曾某的證言,其陳述:2011年,其在吳某的公司投資了10萬元到“金福通項目”,后陳亮稱該公司的人跑了,讓其到天河南看一個新項目。其應陳亮之約到一個西餐廳后看到凱雷股票投資的視頻,陳亮稱投資回報很高并不斷游說其投資,但其不記得具體投資了多少錢。

14.被害人簡某陳述:⑴其和丈夫梁某經楊某游說投資美國凱雷投資股權基金,稱購買股權7000元人民幣(即1000美元)即配送500股原始股。其共投資了1.2萬元,第一次是2011年6月在伯頓西餐廳將現金7000元交給陳亮,第二次是同年8月將現金5000元交給楊某,兩次的股票證均是楊某交給其的。⑵陳亮曾用其信用卡支付其和其他客戶在天河南伯頓西餐廳的消費。⑶陳亮從上海回到廣州后稱凱雷公司形勢很好,很快就可以上市,鼓勵大家多帶客戶參加投資。

15.被害人鐘某丙的陳述及對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照片的辨認筆錄,其陳述:⑴2011年6月,其經汪某介紹在天河南的伯頓西餐廳認識陳亮,并觀看了汪某、陳亮播放的關于凱雷公司投資項目的視頻。陳亮他們每天都在該西餐廳播放上述投資宣傳片,陳亮還稱投資收益很高。⑵其共投資了2.8萬元,除了4300元轉到陳亮在工商銀行的賬戶外,其余的是現金交給陳亮。其第一次投資是以自己名義,第二次是用妹妹鐘某乙的名義。第一、二次投資時陳亮打印了購買股票證書給其。⑶蔡金龍來過伯頓西餐廳一次,并回答大家關于投資凱雷公司股票的問題,還稱這個項目是他在上海復星公司做高管的同學徐某乙富引來的,他自己也投資了1萬美元。陳亮介紹蔡金龍是東莞市電訊局的副局長。2011年9月,蔡金龍又在小北路的酒家請部分客戶吃飯。

16.被害人張某甲的陳述及對上訴人陳亮照片的辨認筆錄,其陳述:⑴2011年7月,其經楊某游說入股美國凱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其共投資了105134.72元,第一次是將4000元現金交給楊某,第二次是將101134.72元存入楊某在農業銀行的賬戶,后楊某退給其4000元,其實際損失10.1萬元。楊某給了其四張《購買股票證書》。同年10月,楊某稱美國凱雷投資集團已經關閉。⑵其見過陳亮幾次,每次他都給客戶講解投資美國凱雷投資集團股票的收益,鼓動客戶大膽參加投資。

17.被害人張某乙陳述:2011年8月10日,其經同事岳永華介紹認識楊某,兩人不停游說其入股凱雷公司,當天其通過岳永華交給楊某現金4900元;次日,其再交給楊某現金2100元,又按照楊某的指引將2.8萬元轉到戶名為“劉某”的農業銀行賬戶,楊某當即給其“獎金”3100元。后其聽說公司網址關閉,很多人報案了。其實際損失為3.19萬元。

18.被害人楊某的陳述及對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照片的辨認筆錄,其陳述:⑴2011年6月,其經朋友介紹認識陳亮和汪某,他們每天在天河南的伯頓西餐廳播放視頻,主要宣傳凱雷公司的投資計劃和獎金制度等。該西餐廳的宣傳演示由汪某和陳亮組織,從2011年6月至8月底。同年9、10月,該公司的網站關閉。⑵蔡金龍是陳亮介紹其認識的。投資后的一、兩個月,其就向陳亮、汪某表示要見公司的高層,陳亮就約了蔡金龍等人來稱是公司的老總,陳亮還稱蔡金龍是東莞電訊局的副局長、上海凱雷某公司徐某甲的大學同學,徐某甲委托蔡金龍負責該股權投資。吃飯期間,其要求蔡金龍、陳亮到上海了解情況。約一個月后,陳亮在小北路的飯店請客戶吃飯時拿出三、四張他和蔡金龍兩人在凱雷某公司的照片。⑶其分別幫張某甲入會投資了105134元、白某2.1萬元、王某丙3.5萬元、樊某3.5萬元;張某乙投資的3.5萬元中有7000元是其收取的,其還讓她轉賬2.8萬元到劉某的賬戶,后返還給她3000多元現金;簡某投資的5000元也是其收取的。其收了上述客戶的投資款后全部交給陳亮、蔡金龍。后其看到公司的網頁有顯示,就打印購買股票證書給客戶。⑷其和兒子共投資了15.4萬元,其自己有7萬元,收回約3萬元,損失約13萬元。公司規定每投資1000美元(即7000元人民幣)就送500股原始股,且有相應的股票證。2011年6月14日其第一次將現金3.5萬元交給陳亮,當時他打印了一份購買股票證書給其,之后就沒有打印了。⑸2011年8月4日,其用工商銀行賬戶轉到陳亮尾數為3712的賬戶共13萬元,其中3萬元是其本人,其余的是其幫張某甲轉的;8月5日,其用農業銀行賬戶轉給陳亮2萬元;8月18日,其幫王某丙、樊某各轉了3.5萬元共7萬元到蔡金龍尾數為3318的農業銀行賬戶。

19.上訴人陳亮供述:⑴其不是凱雷股權投資項目的策劃人和組織人。2011年4月其在東莞認識蔡金龍,蔡金龍稱徐姓朋友在上海的美國凱雷公司做市場總監,吸收客戶資金進行股權投資回報很高。同年5月,蔡金龍在天河的伯頓西餐廳播放了該公司宣傳視頻并介紹公司業績、投資方法等,最低投資額為7000元人民幣(折成1000美元),成為會員后發展下線可以得到傭金。最早有其、汪某和張姓婦女,后來一個傳一個。其只發展汪某參加投資了7000元。其沒有在伯頓西餐廳設點,只是有客戶過來了解投資情況時就順便請吃飯并講解一下。⑵其投資了7萬元到美國凱雷股權投資項目,但其沒有實際出資,當時蔡金龍稱幫其墊資并在公司的網站上注冊了賬戶,讓其發展客戶后有錢再還。⑶2011年6月,其在花城賓館召集已投資的客戶與蔡金龍見面,由蔡金龍解答大家的疑問。當時其介紹蔡金龍是東莞電信局的局長,凱雷投資項目是他的同學引進,讓大家放心投資。⑷2011年6月,客戶要求到上海了解美國凱雷股權投資公司的情況,由其和蔡金龍到上海找徐某甲,當時接待的是徐某甲的助理,她介紹凱雷集團的情況和其看到的視頻內容一樣,該助理還給了其一份凱雷某(上海)股權投資基金企業的《外商投資合伙企業營業執照》復印件。因周末公司沒開門,所以其和蔡金龍沒有進去公司,在大廈門前拍了照就回廣州。其從上海回來后就沒有參與凱雷投資項目。⑸其收取了蘇某乙的投資款22.4萬元、楊某通過轉賬至其尾數為3712的工商銀行賬戶13萬元。

20.原審被告人蔡金龍供述:⑴2011年7月,其通過朋友介紹認識陳亮,他稱有一個上海復星公司股權投資的項目回報很高,還稱投資后可以發展客戶賺取提成。十多天后,陳亮叫其帶他的兩個東莞朋友到廣州,先是在花城賓館吃飯,之后陳亮又帶大家到天河南的西餐廳播放宣傳片繼續商談股權投資的事情,并動員大家多投資。當晚其投資了7000元交給陳亮。⑵同年7、8月,陳亮邀請其到花城賓館參加復星凱雷(上海)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股票發行會,有30-40人參加。當時陳亮對凱雷公司的經營情況、投資回報等做了全面介紹,并在客戶面前介紹其是東莞市電信局的副局長,稱這個股權投資項目是其在上海凱雷公司做高管的徐姓同學引來,還稱其投資了1萬美元。其也有在臺上發言。介紹前,陳亮讓其好好配合使客戶放心投資,其可以獲得獎金,所以其沒有糾正陳亮的虛假介紹。⑶陳亮是整個投資項目的策劃人員,他主要讓其在東莞發展客戶,但其沒有發展到。后來公司的網址被關閉。⑷同年8、9月,其要求陳亮帶其到上海的復星凱雷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了解情況。當時其問前臺該公司是否與美國凱雷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合作并在國內發展客戶投資股權,對方稱沒有這回事,其還問公司有沒有一個叫徐某乙富的人,對方也回答沒有。后陳亮在公司大廈門口拍了幾張照片。其回到廣州后就沒有參與這個項目了。⑸楊某曾轉了7萬元到其賬戶。

對于原審認定的事實、上訴人陳亮及辯護人所提的意見,本院綜合評判如下:

1、根據法律規定,集資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較大的行為。本案中,⑴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出具的復函證實,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向被害人宣某甲的股權投資基金項目所涉及的公司,既不得在中國境內公開發行股票,也不具有代理銷售境內外公司股票的資格。⑵證人曾某的證言、各被害人陳述、兩被告人的供述等證據證實,陳亮、蔡金龍沒有核實涉案投資項目真偽的情況下即以承諾獲得高額利潤回報、配送原始股為誘餌游說被害人投資,且其二人均承認陳亮在被害人面前對蔡金龍的身份作了虛假介紹,目的是使被害人放心投資。即陳亮、蔡金龍使用了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詐騙方法。⑶被害人陳述及提交的涉案投資項目資料、兩被告人的供述等證據證實,陳亮、蔡金龍每成功發展一名被害人投資即可獲得投資額10%的提成,被害人除每天獲得投資金額1%的高額利息外,成功發展他人入股后可獲得投資額8%-20%的分紅,除此以外還有各種名目的獎金等。⑷相關銀行交易憑證、明細等證據證實,被害人的款項部分進入戶名為“劉某”的賬戶,部分轉入陳亮、蔡金龍的賬戶,部分現金由陳亮直接收取,其中陳亮的賬戶在收取被害人蘇某乙、楊某轉入的共37.45萬元后,除部分轉到劉某、蘇某乙賬戶外其余款項均消費或現支、轉支;蔡金龍的賬戶在收取了楊某轉入的7萬元后即消費或現支。即陳亮、蔡金龍對被害人的大部分投資款項有直接的支配權,被害人的款項并沒有用于所謂的投資運作,既沒有也不可能靠正常經營來獲取利潤及用利潤支付上述高額利息、提成。綜上,現有證據足以證實陳亮、蔡金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原審認定其二人的行為構成集資詐騙罪正確。

2、關于上訴人陳亮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⑴相關銀行賬戶流水明細、證人曾某的證言、被害人陳述以及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的供述等證據證實,陳亮伙同同案人汪某從2011年6月開始通過播放視頻向被害人宣某乙的投資公司和項目,游說被害人入股投資,而蔡金龍是在同年7月后出現,被害人更早、更多地接觸陳亮。⑵被害人簡某、鐘某丙、楊某均稱現金交給陳亮,且其賬戶收取了被害人30多萬元的款項,而蔡金龍沒有收取過現金,其賬戶僅收取了被害人7萬元的款項。故原審認定陳亮在共同犯罪中是主犯、蔡金龍是從犯并無不當。

3、關于本案的數額認定。根據在案的銀行交易憑證和明細、被害人提供的《購買股票證書》、群眾報案登記表、被害人陳述等證據,本案的數額依據以下原則認定:⑴投入金額部分。被害人陳述有銀行交易憑證、明細證實的,予以認定;沒有銀行交易憑證、明細但被告人承認或有另一名被害人陳述佐證的,予以認定;前述證據都沒有但有《購買股票證書》佐證的,以每500股價值7000元人民幣的標準予以認定。⑵返回金額部分。被害人陳述的,予以認定;被害人沒有陳述但有銀行交易憑證、明細證實的,亦予以認定。綜上,本院認定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的詐騙金額為:被害人張某甲10.1萬元、簡某和梁某1.2萬元、張某乙3.19萬元、白某2.1萬元、王某丙3.5萬元、樊某3.5萬元。其中,⑶被害人鐘某丙部分。鐘某丙陳述稱除了4300元是轉賬到陳亮的賬戶,其余2.37萬元均以現金交給陳亮,陳亮對此沒有確認;但鐘某丙提供的《購買股票證書》顯示其和妹妹鐘某乙共持1000股,按照500股價值7000元人民幣的標準,可以認定鐘某丙的損失金額為1.4萬元。⑷被害人蘇某乙部分。相關銀行交易憑證、明細證實,蘇某乙的賬戶共轉賬57.4萬元至陳亮、劉某的賬戶,也收到陳亮、劉某的賬戶轉入款項共計17.03萬元,即蘇某乙的損失金額為40.37萬元。⑸被害人楊某部分。楊某陳述稱2011年6月14日交了3.5萬元現金給陳亮,與其提供的《購買股票證書》相互印證,可以認定;相關銀行交易憑證、明細證實,楊某的賬戶分別在2011年8月4日、5日轉了13萬元、2.05萬元到陳亮的賬戶,但楊某陳述稱其中的10萬元是幫被害人張某甲轉賬,即其個人部分為5.05萬元。結合楊某自報收回約3萬元的陳述,可以認定楊某的損失金額為5.55萬元。

本院認為,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集資詐騙罪。蔡金龍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蔡金龍已賠償部分被害人的經濟損失并取得諒解,可以酌情從輕處罰。原判決認定的事實基本清楚,適用法律定罪正確,審判程序合法,惟認定詐騙金額有誤,本院予以糾正。陳亮及辯護人所提意見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三)項、第二百三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2015)穗越法刑初字第1542號刑事判決第一項的定罪部分和第二項。

二、撤銷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2015)穗越法刑初字第1542號刑事判決第一項的量刑部分和第三項。

三、上訴人陳亮犯集資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20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3月12日起至2021年3月11日止。罰金應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次日起五日內向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一次繳納)

四、追繳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伙同同案人犯集資詐騙罪的違法所得63.91萬元,發還給被害人張秀林10.1萬元、簡衛芳、梁鏡1.2萬元、張麗娥3.19萬元、鐘財鳳1.4萬元、楊蘭萍5.55萬元、蘇潤深40.37萬元、白玉蓮2.1萬元;追繳不足以清償前述被害人損失的,責令上訴人陳亮、原審被告人蔡金龍退賠,退賠數額以前述追繳數額為限。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何春竹

審 判 員  邊 龍

代理審判員  許媛媛

 

二〇一六年八月三日

書 記 員  田東民

彩民心水论坛 彩票怎么在手机上购买 北京麻将馆小游戏在线玩 体彩广东11选5开奖 福州麻将暗杠怎么办 北京11选5玩法 网上现金麻将qq群 江苏快3 云鼎彩票app地址大全 快三玩法中奖介绍 智博彩票是官方的吗